太極拳拳論

清朝 王宗岳
 

太極者,無極而生,動靜之機,陰陽之母也。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。無過不及,隨曲就伸。人剛我柔謂之「走」,我順人背謂之「粘」。動急則急應,動緩則緩隨。雖變化萬端,而理唯一貫。由著熟而漸悟懂勁,由懂勁而階及神。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貫通焉!

虛領頂勁,氣沈丹田。不偏不倚,忽隱忽現。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。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。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。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,英雄所向無敵,蓋皆由此而及也。

斯技旁門甚多,雖勢有區別,概不外壯欺弱、慢讓快耳!有力打無力,手慢讓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關學力而有為也!察「四兩撥千斤」之句,顯非力勝;觀耄耋能御眾之形,快何能為?!

立如平準,活似車輪。偏沈則隨,雙重則滯。每見數年純功,不能運化者,率皆自為人制,雙重之病未悟耳!


卻避此病,須知陰陽。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;陽不離陰,陰不離陽;陰陽相濟,方為懂勁。懂勁後,愈練愈精,默識揣摩,漸至從心所欲。

本是「捨已從人」,多誤「捨近求遠」所謂「差之毫釐,謬以千里」。學者不可不詳辦焉!是為論。

Comments